投稿邮箱:38387529@qq.com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技术>>

摄影师如何从社交网络中受益?

来源:来源       责编:作者       2018-12-07 08:00:12

曾几何时,社交网络成为许多传统媒体获得新闻线索、甚至新闻内容的重要场所。每天在社交网络上发布的图片,亦成为许多媒体的图片源(线索)。越来越多的专业摄影师把社交网络当成他们展示作品、扩大客户源的一个重要平台。那么——摄影师如何从社交网络中受益?

配图为理查德·柯兹·赫南德兹作品

人类生活的“第二习性”目前世界上最为流行的社交网络是面书(Facebook)、推特(Twitter)和Instagram。在中国,则是几家大型门户网站的微博,其中以新浪微博和腾讯微信用户居多。 作为Instagram用户,我关注的人中,有摄影师理查德·柯兹·赫南德兹(Richard Koci Hernandez),我非常喜欢他发布的手机黑白摄影作品。赫南德兹曾供职美国加州圣何塞信使报(San Jo se Mercury News)15年,作品曾见诸纽约时报、《时代》周刊、《今日美国》等,他还曾两度获得过普利策奖提名。即使有这些外人看来不错的职业光环,但赫南德兹却说,自从开始在Instagram上张贴他用手机拍的作品,他才真正“红”起来:“我获得了更多的拍摄工作、曝光率更高,收入也大幅增加。我一点儿都不夸张地说,自从我开始用Instagram,有更多的客户主动找我买我的作品,而且愿意花高价购买,同时也有许多图片编辑主动与我联系,表示想刊登我的作品或者让我给他们拍照片。”  Instagram自2010年10月上线,专攻移动图片分享,其用户暴增。Instagram去年被面书花7.3亿美元收购,到去年9月,其注册用户突破1亿大关,目前每日的活跃用户超过9000万。每天,用户上传4000万张照片,每秒获得8500个“喜欢”(Like)评级和1000条评论。法国视觉文化专家、《摄影研究》杂志创办人安德烈·冈德赫(Andre Gunthert)指出,在网络上分享图片,已经成为人类生活的“第二习性”:“曾经,我们一大早醒来,第一件事是打开收音机,今天,则是上社交网络。”面书目前是世界上用户上传照片最多的地方。每天大约有3亿张照片上传,平均每秒钟达3500张!而世界上最大的通讯社之一的法新社每天的图片发稿量大约为2600张(其中还包括图表)。

“扒”照片与作者信息嵌入  多年前,网络微利图片社出现,加上社交网络的迅速扩增,其中充斥了大量业余爱好者的照片,专业摄影师对这些便捷、廉价、甚至免费的图片运营方式感到恐惧和憎恶。他们担心这种“恶性竞争”会降低出版物对摄影专业水准的要求。  但传统媒体却似乎因经济的压力而乐于看到并利用网络图片,他们甚至会直接从网上“扒”照片采用——如果自己的文字或摄影记者没有去采访,编辑会自然地在大的社交网络上搜索业余甚或专业人士拍摄张贴的照片,但这往往会引发图片版权争议。当然,在未取得摄影师本人的许可下,图片编辑直接从网上盗用图片,往往是因为很难快速、直接地联系到摄影师本人,而又要面对按时截稿的压力。  目前,已有人在研究,如何通过一种技术,在摄影师发布的图片中嵌入作者信息,图片编辑从网上看到图片后,能直接与摄影师联系,甚至可直接向摄影师提出付费使用该图片的要求。

围观就是生产力  近些年,社交网络不仅改变了普通百性的生活习惯,也改变了摄影师、传统媒体的生存状态。摄影师通过这些社交网络开拓自己的事业范围,传统媒体也在利用这些网络宣传自己,最大化提高知名度。  纽约时报摄影记者、摄影博客Lens合伙创建人詹姆斯·艾斯特林(James Estrin)说,“30年前我做摄影记者时,想把自己的作品拿给人看,很难。”艾斯特林在谈到他如何利用社交网络时说,“现在,通过社交网络,我可以和最有名的策展人保持联系。我也从面书和推特上寻找新的图片线索。”正是通过社交网络,2011年,他看到了赫南德兹的摄影作品,从而在纽约时报的摄影博客中对他作了介绍。艾斯特林在一次采访中谈到Instagram对摄影师的影响时指出:“在摄影中,重要的一点是建立一个观众群,让他们围绕在你周围,了解你正在干什么——这可以是你的个人生活,也可能是你正在着手从事的一个采访。这些人有一天会买你的书,或者对你的作品以某一种方式表示支持。那么Instagram究竟对摄影意味着什么呢?我个人觉得,它意味着加强你和你未来潜在客户之间的纽带——与你纽带最强的人,其实是最愿意在你身上花钱的人。在当下社会,任何与潜在观众保持密切关系的事情,都可以为你最终以摄影获取经济利益产生重大作用。”  如今,许多摄影师在Instagram上与粉丝和经纪人保持不间断的沟通,粉丝和经纪人都可及时了解他目前身处何地、在拍摄什么。特别是经纪人,他可以立即计划如何推销摄影师的新作品。在当今这个“围观就是生产力”的年代,只有在社交媒体上保持旺盛的“粉丝影响力”,才可能有在将来经济上的大丰收。  近年来,传统媒体受网络媒体的冲击,处境艰难,越来越多的传统媒体已离不开自由摄影师提供的比雇佣专职摄影记者更廉价,但质量却不差的服务。例如美国纽约摄影师迈克·克里斯托弗·布朗(Michael Christopher Brown)2011年自身前往利比亚拍摄,出发前,他将这一消息发布在面书上,很快《商业周刊》和《金融时报》的图片编辑主动就与他联系,向他约稿。  眼下,对于大多数摄影师来说,社交网络虽不会即时给他们带来经济效益,但可以帮助他们提高知名度,引发他们的“升值”潜力。一旦某个摄影师成为公众人物,他的一举一动自然会引来广泛关注,他的作品无疑也会受人追捧。  我在Instagram上关注的摄影师中,有一名居住在纽约拍专题的本·露伊(Ben Lowy),他曾在伊拉克、阿富汗战地采访,近年来,他热衷于用iPhone拍摄。2011年,他自费前往利比亚拍摄,即时将手机摄影作品发布到一个社交网络上。虽然他的举动没有立即给他带来任何金钱上的收益,但他在网上的人气暴增。他说:“我在利比亚时,每周我在网上都会有500左右的新粉丝出现。如果一个摄影专题在网上广受关注,传统媒体最终也不得不去关注它。其实,网上流行的专题,一旦刊登在报纸杂志上,其销量也会增加。”2012年2月,玛格南基金会给他提供一笔资金,让他继续拍摄利比亚专题,他充分利用Instagram的优势,即时与更多人分享。如今他在Instagram上有7.4万粉丝,盖帝图片社在代理他用iPhone拍的利比亚作品。

  几年前,iPhone的出现,引发了一场摄影革命。如今越来越多的人利用iPhone或者其他智能手机在拍照,并即时发布到社交网络上。智能手机和社交网络,成了一对形影不离的最佳拍档。赫南德兹表示:“当初我开始在网上张贴我的摄影作品时,从没想过社交网络会对我的摄影事业带来什么影响,只是觉着好玩。”而现在,赫南德兹只专心用苹果手机摄影了,并充分享受着社交网络带给他事业上和经济上的良好收益。

相关文章

头条more

重点资讯more

会员动态more

要闻more

会员作品赏析